揭西11岁患病女童四处流浪:我想有个家
汕头潮妹汕头潮妹
2021/7/20 11:12:55阅读 26623
免责声明: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。

眉眼清秀,短发乌亮,皮肤被阳光晒成了小麦色,遇到生人很腼腆,对着熟悉的热心人却爱撒娇,在揭阳市揭西县大溪镇新楼村村民李阿姨的家里,记者见到了11岁的流浪女童小灵。无家可归的她,暂时被李阿姨家收留。

 

“当务之急,是带小灵到医院检查病情,及时医治。”热心人士陈女士告诉记者,小灵近期经常流鼻血,脖子也膨大成半球形,有老中医看了小灵后,怀疑是甲状腺肿瘤,建议去医院做正规检查。

 

“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太弱了,希望能有社会公益团体来一起帮助小灵,让小灵不再流浪,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上学读书、健康成长。”李阿姨忧心忡忡地说。

 

女童为何流浪?悲惨身世让人同情

 

李阿姨今年69岁,平常与老伴李大叔住在普宁市里湖镇的儿子家里,帮忙照看小孙子。今年春节期间,李阿姨一家人回到揭西县新楼村的老家过年。

 

“正月初五,我在屋里带孙子,抬头看到门外的村广场上,有个小女孩牵着一条狗走来走去,我怕狗会吓到小孙子,就想让女孩把狗牵走。”李阿姨说。


小灵在李阿姨家中看电视

 

走到小女孩面前,李阿姨才发现女孩浑身脏兮兮的,面黄肌瘦。“我就问她,小妹妹你住在哪里,怎么不回家,你的家长呢?”

 

小女孩告诉李阿姨,自己叫小灵,并说出了父亲的名字。李阿姨这才明白,原来眼前的小女孩就是已去世的村民阿彭的女儿。

 

阿彭家的情况,本村村民多多少少都有耳闻,对此也都很同情。根据李阿姨跟其他村民的讲述,阿彭的妻子来自惠州市博罗县,患有精神疾病,虽然嫁给了阿彭,但两人并没有领结婚证。阿彭的妻子产下二子一女。多年前,因一场意外,三个孩子掉入水池,小灵侥幸被村民救起,她的哥哥、弟弟却不幸溺亡。

 

这个家庭的悲剧并没有到此划上休止符。后来,阿彭的妻子被送回老家,不知所踪,年幼的小灵从此再未见过母亲。2018年1月,阿彭因赌博、罹患重病等原因,在家里上吊身亡。

 

“当时有人要找阿彭,小灵就到她爸爸房间找,结果就看到父亲上吊的遗体,把孩子吓坏了。”李阿姨说。

 

记者在小灵的户口本上看到,小灵出生于2010年5月,却直到2016年10月才补报户口。父亲阿彭则于2018年1月30日因去世注销户口,户口本上没有小灵母亲的信息,小灵由此成为了“户主”。户口本的信息与村民们所说的情况相符。

 

“当时大过年的,家家户户都喜气洋洋,小灵却说自己已经几天没吃饭了,我就赶紧拿三四个包子给她吃,晚上她就回自己家去睡觉了。”李阿姨说。

 

李阿姨就跟村民打听小灵的情况,了解到小灵的父亲去世后,小灵被住在隔壁镇灰寨镇的远房表哥收留。表哥把小灵送到了普宁市某学费不菲的私立学校读书,但由于小灵经常逃课,在表哥家也经常“玩失踪”,表哥家人管教不了,又怕小灵万一发生不测自家难以承担责任,于是在去年12月把小灵送回了新楼村。

 

自此,11岁的小灵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独居生活。

 

独居空心村 没电没水没人烟

 

李阿姨带着记者前往小灵的家中查看。一路上,小灵蹦蹦跳跳,步伐轻盈,孩子纯真活泼的本性表露无遗。


小灵在老寨中奔跑

 

新楼村的村民都住在新村,老寨基本废弃,成为“空心村”,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老人还住在这里。老寨寨道崎岖不平,杂草丛生,蚊虫飞舞,随处可见断壁残垣和倒塌的老屋,而小灵家的老厝就位于老寨的深处。


老寨是“空心村”,房屋都已荒废

 

兜兜转转,记者终于来到了小灵家。院子里爬满了杂草,屋里有三个房间,只有小灵的卧室安装有一扇合不拢的破门。卧室里垃圾成堆,一张折桌、一张小床,这就是全部的家具。房间里唯一的电器,是一个悬挂着的灯泡,记者试了试开关,灯没有亮。卧室外的厕所也肮脏不堪,更没有自来水。


小灵的老屋


屋里的“主卧”


小灵独居时的卧室

 

即便是一个成年男性,恐怕也难以在这种环境忍受一个夜晚。然而小灵回到新楼村后,一直是独自一人住在这里。

 

李阿姨说,流浪的日子里,小灵白天就牵着亲戚家的狗在村里跑来跑去,饿了就只能四处偷村民或店铺的食物吃。

 

“一个11岁的小女孩,长得又可爱,四处流浪,晚上独自一人住在荒无人烟的老村寨,万一遇到坏人,那可就是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了。”这是李阿姨第一次看到小灵住处时最担心的事。

 

爱心在接力 却不是长远之计

 

李阿姨送给小灵包子吃后,第二天,小灵又来到李阿姨家门口。李阿姨于心不忍,就把小灵接到家里住。

 

李阿姨的女儿住在汕头市,得知情况后,她担心父母年迈,照顾不好小灵,就与朋友陈女士等多方奔走,在汕头多位热心人士的帮助下,小灵被送到了汕头市潮阳区某私立寄宿学校上学。

 

根据小灵的知识水平,学校安排她就读小学三年级。有些村民怀疑小灵可能也有精神疾病,记者与小灵的班主任陈老师通了电话。陈老师告诉记者,小灵刚到学校的时候,确实有偷窃食物的坏习惯,纪律性也比较差,但主要是因为长期缺乏父母、学校的管教所致。经过老师的教育,小灵已经改正了许多。

 

“小灵是个聪明的孩子,刚来读书的时候,语文考试只考了十几分,经过几个月的学习,已经考试及格了,进步很快。”陈老师表示,小灵在学校跟老师、同学相处都很融洽。

 

然而,在今年6月,小灵频繁地流鼻血,脖子也肿胀起来,只能暂停学业,回到了新楼村。这半年来,小灵8000多元的学费,加上药费,已经花了热心人士1万多元。


休学后,小灵为陈老师画的图画

 

“6月28日,小灵又来到了我家门口。当时天下着雨,小灵在门口哭,我老伴对我说:好头不如好尾,小女孩在咱家哭,难道我们能睡得安稳吗?”李阿姨说。于是李阿姨又把小灵接进家里住,把她当孙女一样照顾,还总是亲自给小灵洗头。


小灵现在正服用的药品

 

“我家和小灵非亲非故,收留她恐怕也是不合法的,也不知道这样做好事会不会反而触犯了法律?”李阿姨半开玩笑地说。

 

李阿姨、陈女士等几位热心人士对小灵的关爱是无私的,但却不是长久之计。应该如何合法合规地为小灵这样的流浪儿童提供保障呢?

 

没有孤儿证 福利院无法接收?

 

就小灵的保障问题,记者走访了大溪镇与新楼村村委会。

 

大溪镇民政办有关负责同志告诉记者,由于小灵的母亲下落不明,不能认定其为死亡,只能认定为弃养。民政部门也为小灵申请了“广东省社会散居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基本生活保障金”,多年来低保救助金一直按时足额发放。小灵目前不能划分为“孤儿”,因此未满足福利院接收的条件。


小灵的保障金申请表


小灵的保障金存折

 

新楼村村委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小灵是有监护人的。纸质证明显示,2018年3月22日,大溪镇人民政府与新楼村村委会指定小灵的表嫂为监护人。


指定监护人的证明

 

大溪镇民政办有关负责同志表示,在小灵表嫂事实上已经放弃了监护人的权利义务的情况下,可以重新指定村委会作为小灵的监护人。或者,如果小灵能获得孤儿证明,可由民政部门申请后,由福利院接收。


小灵被李阿姨家收留前一直流浪

 

“我们几个人远在汕头,也都有工作要忙,希望能有揭西的本地社会公益团体和有关部门及时施以援手,大家形成合力,先为小灵治病,再办好相关证明,满足福利院或孤儿院的接收条件,或者让小灵满足被领养的条件,让小灵的成长得到制度保障。”陈女士说。

 

来源:南方日报揭阳记者站,已获授权转发

【报道中人物为化名,公益团体与热心人士可与南方日报揭阳记者站联系】

【记者】林捷勇 唐楚生

【摄影】林捷勇